等等的大白牙

过往不提,唯愿各自安好。陈等等,愿你不再等。

【澈凌】【帝凌】续1

【帝凌】【澈凌】续
        十一抱着已经昏睡过去的元凌,视线温柔地描摹着他汗湿的精致的脸,深深觉得四哥是世上最美的人,或许有容貌更妖孽的,但却不及四哥气质斐然,或许有更飘飘欲仙的,却比不上四哥胸襟坦荡。
        十一深吸几口气,勉强压下还未得到疏解的孽火,随手解下肩上的披风罩在元凌身上,将他全身包裹严实。
        一手伸过腋下,一手绕过膝弯,将人拢在怀中。
元澈行至窗边,轻轻将窗推开。一个轻跃而出。
        “殿下。”
        窗外一黑衣男子立马单膝跪地。
        “嗯。”十一轻应。
        男子上前,欲接过元凌,十一一个犹豫,改变了主意。
        “你扮作我为凌王上药,而后回房休息,莫要露出马脚。”
         “属下遵命。”


        翌日清晨。
         凌王府鸡飞狗跳。
        十一顶着一头乱发睡意朦胧地从房间走出,随手抓住一个匆匆经过的仆人。
         “诶!怎么回事,吵吵闹闹成何体统,我四哥呢?”
         仆人见上十一殿下,连忙福身请安,“回十一殿下,我们殿下不见了!”
        十一使劲晃了晃脑袋,磕绊道:“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四哥进宫了?”
         “管家已经派人去问过了,皇宫那边回话说并未见过四殿下。”
         “府里都搜过了吗?”
         “府里都被翻了个底朝天了!”
         “继续搜,给我搜仔细了,一定要找到四哥。”
         “是!”


         元澈看着急匆匆远去的家仆,忍不住用手指蹭了蹭嘴角,免得自己露出什么不该露出的表情。他疾步走向正厅,管家正在那里。
        “管家,现在可有什么消息?”
        “十一殿下,”管家作揖,“目前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你说殿下这能上哪去呀,真是急死老奴了。”
        “管家,我看不如这样,我带一些兄弟到府外找找,顺便打听打听,总会有些收获的。”十一沉吟片刻,说到。
         管家自然答应。心念十一殿下终于长大了,殿下果然没白费心。


        皇宫。
        看着御阶下跪伏的众人,天帝怒极。“连一个人都找不到,朕养你们何用,何将军,你说,朕的锦衣卫在你手里是不是吃白饭的!”
        “皇上息怒,相信不多时定有四殿下的消息。”皇威下,何姓将军满头大汗,却丝毫不敢生出去擦拭的念头。
         “好啊,朕就看看你能让朕等几时!”
        天帝甩袖坐下,袖中双手紧握,脸上一派冷凝。御下各文臣武官见状,心想陛下果然极其重视四皇子元凌。
         四皇子自小被天帝宠在怀里长大,极得天帝看重,近些年在天帝心中地位越发高起来。
         天帝极少真正动怒,而今,确是触了龙之逆鳞了。


         “陛下,十一殿下求见。”
        “让他进来。”天帝动了动坐的有些僵硬的身体,挥手示意让元澈进殿。
        元澈跨进大殿,见天帝面色疲惫,而眼中神色不见松弛,元澈心中冷笑一声,表面上却恭敬有加:“儿臣参见父皇。”
         “什么事?”天帝不看跪在地上的元澈,只是问他。
         “父皇,儿臣有四哥的消息了!”元澈语气激动,眼神晶亮。
         天帝倏地站起来,“凌儿现在何处?”
         “父皇赎罪,儿臣不知四哥身在何处,但儿臣发现四哥是被人趁伤掳走的,儿臣在四哥府外找到了证据。”说着,元澈从怀中取出一枚青铜腰牌,御座旁侍立的             仆从立马接过呈上前。
         天帝视线接触腰牌,神色忽地冷酷起来,眯眼瞧了十一片刻,缓缓下令:
         “来人,调集全部凤卫于北城门列队!”
         “陛下,宫中不可空虚无防啊!”
         “传朕指令!”



没题目就没题目吧,实在想不出合适的标题

【澈凌】【帝凌】


        “四殿下请留步。”
        太监尖柔的声音让元凌脚步一滞,藏在广袖中的手微微发紧。
        转身,十一侧前一步,遮住元凌的大半边身子。
        “公公可还有事?四哥身体有恙,还请公公见谅。”
        “十一殿下误会,并非奴才有意叨扰二位殿下,是陛下思念四殿下,召殿下往御书房叙旧。”说着,太监眼角一挑,神色不明地看了一眼十一身后的元凌,将腰弯的更低,却强迫意味十足。
        十一眉间微皱,带着点罕见的凌厉。
        “请公公回禀父皇…”
        “劳烦公公带路。”
        元凌自十一身后扯了扯他的袖角,上前一步,打断十一的话。
        “四哥!”
        “听话,我不刻便回。”
        看着元凌离开,元澈只觉自己牙关生疼。他何时才能真真的保护四哥。





        太监只将元凌带至殿门外,便躬身侯着不动了,元凌暗暗吸一口气,视线轻轻扫过太监的腰牌,踏上阶梯,推门而入。
        刚入得殿门,元凌俯身跪地,“儿臣参见父皇。”
视线凝于地上,但敏锐的听觉让元凌轻易地捕捉到衣料摩挲的声音,让他知道天帝正向他走来。
        “凌儿,在外半载,可曾思念父皇?”天帝的语气中带着亲切的笑意,就好像平常百姓家的父亲一般。
        元凌没有回答,只是将头埋得更低了一些。
        “看来朕的凌儿就算成了战功赫赫的将军,也还是那样内敛,也罢,起来吧,让父皇好好看看你。”天帝显然很喜欢这般无关大雅的作弄几句,以得到一睹元凌不为人知的一面的机会。
        然而不等元凌完全站起,天帝一伸手臂,揽在元凌的腰间,往上一带,两具身体便紧紧贴在一起。
也不顾这具身体的僵硬,天帝自顾地收紧手臂,“凌儿瘦了,看这腰,比半年前又细了许多。”
         “父皇…儿臣有伤在身,还请父皇…”
         “朕自会为凌儿好好擦药。”





凌王府。
        “十一殿下,您还是坐下来歇歇吧,这个点儿殿下也快回来了。”婢女又一次上来换茶,见元澈依旧在门口来回走动,知得劝道。
        元澈哪里听得进劝,拉住婢女的衣领问:
        “你怎么知道四哥…”
        “十一,你怎么还不回府。”
        “四哥!”元澈撒开手,两三步跑到元凌身前,两手扣住元凌的两臂,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四哥你还好吧?”
        元凌见他如此,心中一颤,面上依然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不好的,走吧,进去,天这么晚了,你今天就在我着住下吧。晴儿,收拾房间。”
        “是。”婢女应声退下。




        是夜。
        元澈敲响元凌的房门,“四哥,我能进来吗?”
        “嗯。”
        元澈抱紧了手中的药罐,推门而入。
        “四哥,你今天还没换药吧,我来替你换药。”说着,元澈将药罐放在床边案几上,将袖子理了理。
         元凌抿了抿唇,最终不好直接拒绝十一好意,便道:“我明天一早自己换吧,今天太晚了,你早些回房休息吧。”
         说罢,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我也乏了。”
         十一有些不可思议地望向元凌,四哥这是在逐他走?
          元凌侧头避开十一的目光,耳尖微烫。
          而他忘了,他现在身上衣料宽松。
          元澈上前几步,停在离元凌只有两步的地方,“四哥可是被蚊子咬了?”
        元凌身上已然僵硬,“…是”
        元澈眯起眼,戾色再也掩饰不住,他一个跨步,逼至元凌床边。
        元凌感到灼热的气息喷洒在脖间,让上面罪恶的痕迹蠢蠢欲动,开始发痒。
        “四哥你还想骗我到何时!”
        “我…没有…”
        元凌吱唔着,不知作何答复,紧张之下他只好拉住十一的手腕,企图让他冷静。
        十一脸色阴沉地一把甩开他的手,在元凌错愕的眼神下,唰地拉开他睡袍的领口,其中夹杂着衣料被撕破的刺啦声,如尖锐的刃破开元凌的心。
         “元澈!你放手!”元凌挣扎起来,试图拉上衣领,但他的酸软此刻还没缓过劲来,又怎么敌得过元澈。
         元澈目露疯狂地看着元凌白皙胸膛上斑驳的红印,有的甚至透着紫乌和丝丝血色。
        “元安这个混蛋!”咒骂像是从牙缝中挤出,元澈用力按住元凌的肩,头埋在元凌的颈窝间。
        湿滑而带有温度的感觉让元凌知道十一正在对他做什么,他忍不住地开始阵阵发抖。
         “十一…不要…”
         “为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行。”
         元凌听罢闭上眼,感觉自己满嘴苦涩而脑中全是少时十一明媚的笑脸:“四哥四哥,我以后一定只和自己喜欢的人成亲,绝对不要父皇赐亲。”

或许有后续。




猪兔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磨人的小妖精啊啊啊啊啊啊啊

猪兔子:

辣油兔饱饱,在小岛上愉快唱歌撩妹的小饱,明天杀青了开森吧

我的青青啊在部队要多加小心你辣么嫩在一群糙汉中间可咋整啊担心死了啦

Cong蕾wwww:

十二道锋味

小表弟 饱饱

Williamchanwaiting陳偉霆

2017/06/20 陈伟霆 关灯后 仍有光 时装男士

等等蘑菇:

原文传送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g0MTEyMA==&mid=2650668843&idx=1&sn=9b1445d9a2d371b4ab8f422f92380646


杂志花絮http://www.miaopai.com/show/FiCERkXsVwRlXnVk2mz3t484I2URptQh.htm







                                                        赛马危机





黑白拼色格纹大衣  Chanel


黑色牛仔裤  Dolce & Babbana


黑色运动鞋  Tod's


黑色腕表  Chanel J 12


戒指  Chanel 高级珠宝 Coco Crush 系列


在内蒙古一望无垠的草原上,视线里的太阳就在地平线上不算太高,很容易联想到一代天骄射雕逐日的壮志光景。铁骑震荡漫天尘土,骏马嘶鸣声与汉子的呼喝声从烈烈风中锐射八方,为首的青年长发飞舞,裸露的肩膀筋肉虬结,黝黑肤色下淌着草原霸主的野性血液。他身后是十数名策马追击的蒙古族汉子,烟尘之中偶有皮鞭飞出,抽中他后背、肩头各处,青年咬牙鞭笞骏马,「驾」一声高喝响彻草原,像要用不忿与倔强冲破命运关卡。




这是陈伟霆在拍摄《铁木真传说》中,印象最深的一场戏,为了让身型跟剧组临时请来的真正蒙古族汉子一致,他先花了四个月在健身房增重。那会儿他刚从《老九门》的剧组出来几天,就直接要进入「铁木真」的拍摄 :「当时很困难的是,中间时间太短了,我每天在拍《老九门》前都要抽出一个小时以上去锻炼,要在很短的时间里达到‘铁木真’的体格状态,每天吃的东西不能有油,只能吃白鸡肉跟鸡蛋,不能吃太多的饭。」他痛定思痛,以后一定不能再出现这样的状况把自己逼到钢丝索上,铁木真这样难度的角色,前两三个月应该不开工,专门去准备的。




英雄与侠客,是他自《古剑奇谭》开始这几年里主修的课程。从 2012 年的 《扎职》到近期会跟大众见面的《铁木真传说》与《大轰炸》,他对英雄的见解随着地域文化扩充而宏观起来。




在香港,大概每一个男孩的心中都有过一个「浩南哥」的梦,而在草原上,千百年来都流传着对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铁木真的崇拜传说。不同的地域文化孕育出不同的英雄 IP,「浩南哥」在旺角黑夜用「关二爷」法则掌控香港黑社会的运转情理,而作古的铁木真在草原上扩充版图霸业,也以「义」字当头。「都是兄弟。」一句话还带着港腔的陈伟霆,在拍摄《铁木真传说》的时候,很快跟蒙古族汉子打成一片,但蒙古族人对于「英雄惜英雄」的理解,则是用真实的力量向你致敬,这便有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赛马危机」。




黑色棒球夹克  Valentino


红色连体运动服  Givhenchy by Riccardo Tisci


红色高帮运动鞋  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草原上的马是很烈很烈的,跟横店的完全不一样。」离拍完电影有一段小时间,陈伟霆已经较当时消瘦回来一些,草原「危机」更像是他用来回味的刺激 :「横店的马,你只要吁一声,自然就停了,是很温顺的。草原上的马太野了,你要用很大的力气勒紧缰绳,不然它根本不会停下来。」拍那场戏的时候,陈伟霆骑马跑在最前面,后面的蒙古族演员要不断冲前,再用鞭子抽向戏中的陈伟霆。有几鞭落在马身上,它就跑得更快,这个时间里陈伟霆根本无暇喊停 :「我当时只能抓紧缰绳,如果一不小心落下去,后面的马会很快踩上来,不敢想象后果会怎样。」这比另一部电影《大轰炸》里的爆破戏份更危险,毕竟动物跟科技不同,是很难掌控的。




「赛马危机」的状态实际上影射了陈伟霆走红以来这几年的真实生活。娱乐圈的竞争有目共睹,他并不是怀着野心来到这里的,但很多自己想要有完全话事权的梦想,就真的需要努力到达一个目的地才能实现。他否认自己被名气推着一路往前冲,更多还是在最初那种「追梦」的状态,就像开演唱会,他捏紧了拳头锤着腿:「我真的从出道‘恨’(‘恨’在香港俚语中,理解为‘渴望’的意思)到现在!」




这几年他很少有回到香港呆几天的时间,忙碌的工作把闲暇时间切割成碎片式,他甚至没有静下来的状态去怀念尖沙咀和铜锣湾:「有一点时间,我就去健身房运动了。」





黑白拼色格纹大衣  Chanel


黑色牛仔裤  Dolce & Babbana


黑色腕表  Chanel J 12


戒指  Chanel 高级珠宝 Coco Crush系列


一开始来到北京做《古剑奇谭》宣传的时候,他并没想到会在这个城市长住 :「一住就是三年多。香港比较小嘛,那我可以开车去到任何地方,北京太大了,工作很忙,我能经常去的地方就是三里屯。」聚焦北京年轻潮人的屯儿里,恰好对了陈伟霆的胃口,不想被太多人注意的时候,一顶帽子、一副太阳镜就掩护着他去那里喝下午茶,吃最爱的泰国菜,心情更好的时候,索性毫无保护地出现在人群聚集处:「也有粉丝来要合影签名的,不过拍完了他们很快就散了,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困扰。」




尽管有时还会被归为到「小鲜肉」行列,但陈伟霆在两年前就到达而立之年,曾经在低谷里一沉默就是差不多十年的时间,说没受过伤害和挫折怕是没人相信,但他依然没有过度自我保护的意识,给记者翻开手机看剧照的时候,旁人自觉把头扭到一边,等他选定再说。他一边翻着一边很奇怪地疑问:「你们做什么,不是要看照片么?」然后反应过来,他哈哈笑起来:「放心啦,我没有什么不可以告诉你们的隐私啊。」





白色印花 T 恤  PEACEBIRD


红色棒球夹克  PEACEBIRD


深蓝色牛仔裤  PEACEBIRD


貌似在所有合作采访过的所有艺人中,陈伟霆的确是最不介意自我保护的,他始终觉得在任何领域追逐都是需要力量的,反正问心无愧,索性把注意力都转移到工作上:「坦坦荡荡的在事业生涯里跑,无所顾忌的进取,你才会得到更多。」包括在内蒙古拍戏的时候,剧组里有大量的蒙古族人,看上去细皮嫩肉的陈伟霆能很快跟汉子们打成一片:「他们那种聚在一起就能很强烈感受到的兄弟情义,我特别喜欢,喝那里的酒,吃那里的肉,骑那里的马,是你在北京或者香港都没法体会到的。」




出生在香港那种狗仔遍地,艺人随时都有公关危机的地方,陈伟霆表现出完全不同的个人性格 :「如果去到哪里都要把自己包裹起来,那样很‘焗’,不是选择做艺人就要过那种教条式的生活,工作已经很辛苦了,我现在能睡到 6 个小时就很奢侈,这种生活下还不能做自己,何必呢?」




他是那种比较大线条的人,希望身边人都能有完全了解自己想法的默契。这几年的陈伟霆离香港很远,但还保留着港人一些比较明显的特征:「比如走路会很快,做事会很讲究效率。因为从小在那种快节奏的状态下习惯了,香港你懂的,每天睁开眼睛就是供楼和吃饭,时间很宝贵很宝贵。」




通常他会同时处理好几件事情,要很系统化地去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同步进行:「就是到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做这件事。不会到头才会去想应该怎么做,一定在执行前,所有准备工作就全部就绪了。」





白色运动外套  Chanel


黑色月相腕表  Chanel J 12 Moonphase


戒指  Chanel 高级珠宝 Coco Crush系列


从《古剑奇谭》到《蜀山战纪》、《老九门》,再到七月开播的《醉玲珑》,越来越多的大 IP 找到他,他也比从前多了很多选择的自由。




他像个一步步仗着七尺青锋,登上武林光明顶的剑侠,对于仙侠玄幻世界里的侠客英雄,他已经把握得炉火纯青了。拍《老九门》的时候,他大致翻了一下原著,张大佛爷的形象举止就已经胸有成竹,然后不敢再多看原著,觉得演员这个身份,尽可能还是跟着剧本的感觉走。再拍《醉玲珑》的时候,觉得张叔平老师的服装太精致太漂亮,每一件衣服会熨得一条褶子都没有,一路演下去酣畅淋漓。杀青之后,他总结,这几年飞向自己的剧本和角色都是威风凛凛,厉害到打不死,然后几乎都不食人间烟火,不忧三餐起居的那种男神。




最近他开始重新思考在早期作品《出轨的女人》里那对堕落的少年兄弟,Bill 和 Ben,当年一人分饰两角,扮演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浑然无暇去顾伦理道德的灵魂。类似粤语里有个词叫作「折堕」,意为堕落、造孽,彷如身处修罗狱不得自救。那种晦暗的角色在陈伟霆后来的演艺生涯中再未出现过,取而代之的是制服迷倒一片迷妹的张大佛爷一类,他开始怀念诠释另类角色的乐趣。或许经历很多之后,让他再去诠释一次「折堕」的故事,会更加入骨三分。




渴望转型回去一些,是陈伟霆这段时间一个比较突破的想法:「其实每个时期都会被问到,你反过去演回某个角色会不会更新一些。我不觉得是这样的,因为接这个角色的人是当时的你,很难演回当时自己的那个感觉。有时候,一个人经历是经历多了,但很难完全覆盖或者超越从前一个时期的自己。」




年过三十还被称为「小鲜肉」,这让陈伟霆些许尴尬后,又很庆幸自己还保持年轻心态。他觉得自己对于梦想的看法,跟一开始并没有太大区别:「带着一点‘玩’的心态去努力,就是所有目标一定是带着自己的乐趣。钱和名气就是打机通关的奖励,你这一关过得漂亮,那就多一点咯。」





军绿色外套  PEACEBIRD


白色 T 恤  PEACEBIRD


黑色长裤  PEACEBIRD


陈伟霆在巴黎拍了一支 MV《着迷》,其中有对自我一面绝对肯定的叛逆情绪:「做音乐我还会反映自己在当下情绪思考的东西多一些,很少把自己的音乐作品当作教材去反映社会问题。」从生在香港,港乐对他的影响反而不大,之前在《扎职》中唱粤语主题曲《有借有还》可圈可点,但新歌他坚定以国语为主:「这首歌是快歌,然后用广东话唱快歌,那个音会有一点奇怪,尤其是用现在的流行音乐编曲。很多来香港或者是广东地区的音乐创作人也会认同这个说法,慢歌还好,快歌的话,会有一些音域会很难去处理,所以反而国语是最好的选择。」




无论接戏还是做音乐,他都会先听团队人员的意见,考虑之后把自己的想法慢慢疏导给身边人 :「很多时候我还是会坚持自己的想法多一些。」对他来说,做陈伟霆要比做艺人有趣、重要得多,这种略带特立独行的理念延续他的穿衣风格上,以致从一走入大众视线,「陈伟霆同款」被各大电商奉为摇钱树,而他还不知道 Kol 的意思,旁人解释是「意见领袖」,他惊讶地笑着:「啊,这么牛。」




腕表、服装提供/ Chanel


你觉得自己对于时装潮流方面的视角的优势是什么?





我很少去挑很多人觉得好看的东西,但我选衣服会挑得很厉害的,有时候可能有一些同事说你不要太过花哨,但是我觉得这就是自己的风格,就是我在哪个状态下,想穿什么我就买来穿。





小时候在香港,会受到哪方面时尚潮流的影响?





我看很多外国的潮流杂志,看很多很多。然后也在脸书上去关注一些比较喜欢的时尚信息。





这种比较强烈的个性化,会不会让你反过来主导团队工作人员的想法理念?





会吧,我会反过来从自己的想法观念和思考模式,去给经纪人讲很多东西的选择,他们也很相信我,因为我这几年也对市场很熟悉,知道自己合适什么,想要什么,这是很重要的。





会在很多作品中有身材的展示,也包括制服秀,会认为这是大众对艺人的一种消费吗?





我没有介意过这个,因为全世界的艺人都是在这个状态下去获取认知和欢迎的,不过现在想要争取的“被消费”会更高级一些,就像我拍《大轰炸》的时候,看到刘烨穿军装,哇,真的很有型,像真的军人一样。





像拍《大轰炸》、《铁木真传说》里面具有危险系数的戏份之前,会不会有一个对风险和得失的评估?





会以剧本为先,一直都是这样咯。像拍《大轰炸》的爆破戏份,是机器控制时间的,你要相信导演和技术,但是「铁木真」是真的危险,当时助理并不知道那个马会那么快,后来一直在担心责怪我,但觉得没有「忘我」的精神,拍戏就很无聊了。





有机会回香港的时候都做什么?





会去很多地方,香港不大,开车可以哪里都去。我喜欢滑水,如果有大块的时间,我会一直呆在海上。




【然而我的杂志还没到 泪流满面.gif


看得出笔者的用心 然而私心更想看更多直接的对话和问答 


喜欢他并不是在各种权衡比较下的选择 更多的是直觉和本能 并不理性的决


定 却成了我这一生最确幸的事 他像永远不曾完工的钻石 每当你感慨那光芒


已足够美好足够动人时 他总能迸发新层面的华彩


作为泥石流(。。。)比起所谓的数据热度大IP大制作 更在意他是否尽


兴 老九门爆火给我的开心 不如他在角色设计上有更多话事权 战神纪


 制作班底豪华到睁不开眼 但私心更在意的是增肌 拍摄地的气候 烈马  真实


的历史人物等诸多挑战 于他虽是困苦 但确定他能抗住  还记得秒删微博那张


背影配图 真的壮到认不出是他的程度 无比钦佩他对自己的狠劲的同时 也庆


幸自己在有生之年亲眼见证一个本就足够强大的灵魂变得更加深邃辽阔 


(看来并不是亲妈粉。。。】


补一发橘吹23333 传送http://weibo.com/5485863411/F8JMNrcpT?type=comment#_rnd1498012315613


太酷了……
素颜拍电视剧,顶着创可贴去各种秀场,不执着人设觉得舒服最重要,坦坦荡荡以自己的真实面目示人。
陈伟霆真的太酷了。
虢国夫人自恃貌美,面见天子也不过淡淡画上眉毛,谓之素面朝天。
而林语堂讲,“我要有能做我自己的自由,和敢做我自己的胆量。”可亦要知道,素面朝天、不加掩饰地做自己需得有做自己的资本。
尽管来窥探我的真容,还原这皮囊下的灵魂是什么样子,你才会晓得什么叫做表里如一,金玉其外,珠玉其中。
陈伟霆真的太酷了。

陈伟霆光影印象馆:

0617《战神纪》定档发布会
戎马奔袭,踏破风沙成英雄

陈蜜糖啦

猪兔子:

w-daily 发的视频 蒸鱼哥给饱饱画眉,最后笑的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