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的大白牙

过往不提,唯愿各自安好。陈等等,愿你不再等。

他天然就是爱的化身

爱越越思等:

牙齿精同萌会:

陈伟霆2017生日应援 part 1
——青海藏区“益路同行”应援

终于摆脱过去
从现在起
我爱的男孩只有陈兔兔一个就够了

猪兔子:

哈哈哈哈哈哈婆婆活泼可爱哇,小饱一定遗传了婆婆

【帝凌】【澈凌】续8

续8


瑞雪消融,又是开春,正是婚嫁好时节。

西魏十一皇子元澈与阿柴族朵霞公主的婚期定在三月小十。如今阿柴族仪仗正行过半壁山河,再有十天便要抵达京城。大魏聘礼足足装了百车,珠玑罗绮琳琅满目,将要启程前往边域。

西魏皇帝对儿子的婚礼自然极为重视,甚至命人请最好的工匠将澈王府翻修一新。

对此元澈森然一笑,怕是待新婚过后天帝便要将他发配边疆,这新府是注定要受冷遇了。而且,天底下又有哪个能飞檐走壁的高手死活要当个泥水匠的?天帝之心,昭然若揭。

 

 

 

 

凌王府邸,鸡飞狗跳。

全因凌王今早自皇宫回府时从路边拎回的少年郎。

少年睁眼却未看见最后引入眼帘的漂亮姐姐,于是打翻了婢女手中药碗闹着要找人,府中侍卫竞相出动,奈何少年竟有一身罕见轻功,八九人硬是拿他没办法。

婢女心中急切,却并不敢去打扰正在沐浴的元凌,上一个因在凌王晨间沐浴时闯进后院而被赶出府的例子还历历在目。

当元凌着一身白衣出现时,少年正蹲在庭院中央的桃树上,树下侍卫拿着武器屏息站立。

少年鼻尖一动,漆黑的眸子瞬间晶亮,脚下一蹬,提气飞身向着元凌处扑过去。

是漂亮姐姐!

“殿下!!”侍卫悚然,便要上前,可不能让这来路不明的小崽子近了殿下的身。

“退下。”

元凌当机立断,伸手接住少年,少年双臂顺势环上元凌脖颈,又将头在他身上蹭了蹭,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元凌抱着少年进屋,将他放下,这才发现这瘦瘦的孩子竟和自己一般高度。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拿着眼前漂亮得像仙子般的姐姐给他的桃子,听见元凌问话,做思考状,半响,他蠕了蠕嘴,“我忘了。”

忘了?元凌细细辨认他神情,眼神澄澈却透着懵懂,不似撒谎。

元凌脑中回放少年令人惊艳的轻功,“在你忆起过往前你便先叫流云如何。”

少年专注地点点头,两眼直勾勾看着元凌。

元凌莞尔一笑,轻唤,“流云。”

流云扑腾着跌进他怀中。

等流云随下人去梳洗,元凌一个拂袖碰翻茶盅,当他离去时,一个查字赫然印于桌上,片刻后水印消散,了无踪迹。

 

 

 


“殿下,您要的糖葫芦属下买回来了。”

元湛差异地看了眼红彤彤亮晶晶的糖葫芦,又看向元凌,“四哥,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市井杂食了?你这王府上下好几号厨子还不够呐。”

元凌接过糖葫芦,没有理会坐在对面的元湛,径直起身走到窗边唤流云进来。

只见一淡蓝身影闪进窗,元凌将手中小食递去,流云不接,只张嘴在上面咬下一颗,吧唧吧唧咽下,才又是一颗。

元凌很有耐心,但看在元湛眼里却稀奇了,他要走过去,流云漆黑的瞳孔却唰地望过来。

“怎么了?”元凌问。

流云唰地跳到元凌身后,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探出脑袋向着元湛的地方努努嘴,“他,臭!!!”

噗。

元凌转过身面向流云,将手里剩下一半的糖葫芦给他,嘴角止不住地牵起,当他转回身面向元湛时,又露出冷淡的神情,“小孩子胡言乱语,七弟应不会在意吧。”

“哈哈哈,四哥多虑了,这孩子挺可爱的。”

流云轻哼,扯扯元凌衣袖,闹着要元凌陪着玩儿。

元凌轻拍他发顶,看向元湛,“七弟今日来是有何事?”

元湛自袖中取出一锦盒,“前些日子四哥帮我照料花草,我特异寻铁娘子打造了一把玄铁匕首,今日来就是想赠与四哥,以表谢意。”

若按往常,元凌定会推辞不收,但眼下流云催得紧,元凌便点头说:“那就有劳七弟放在桌上了,我这边正忙,就不多陪了,七弟你随意。”

元湛尴尬一笑,没想到元凌逐客这么毫不留情,却也只能放下锦盒离去,好在今日目的算是达成,这些羞辱以后有的是机会一一折回。

而在元湛边走边阴暗作想时,谁也没注意到流云又将一颗山楂下肚,同时嘴唇一动,一颗籽儿破风而去,旋即已走到凌王府大门的元湛一个踉跄,双手扑腾着抓住门框,这才险险稳住身形。也顾不得门口侍卫憋笑的表情,匆匆登上马车。

 

 

 

 

是夜,元凌方要就寝,忽想起白日里元湛留下的东西,便披了外袍去了正厅。

匕首刃面黝黑,带着压抑沉闷的气息,而柄上却镌刻着精细复杂的纹路。元凌并未将它从锦盒取出,要是别人送什么东西他都亲手把玩,那他早就见了阎王了。

皎月当空,树影微动。

“谁!”

元凌轻喝。

一身影浮现,“凌哥哥。”

元凌神色稍缓,“流云,为何还不睡觉?”

“凌哥哥。”少年只是重复叫他,元凌招手示意他过来,流云从窗沿上跳下来,眼中映着元凌月下的身影。待到走进,看见元凌手上的锦盒,流云皱起眉,“臭!”却伸手将盒子抱在怀里,“明天,还!”

元凌不疑有他,只是叮嘱勿碰里面东西,他知道流云有的方面稍有迟钝但却不是真傻。

 

 

 

 

江流有声,断岸千尺。琅琊山巅,琉璃阁内。

“阁主,属下无能,未能找到圣子。”劲装男子跪立于地,向着负手而立的白衣人请罪。

山鸣谷应,风起云涌,那人当风而立,衣袂翻卷。

“继续找。”

“是!”劲装男子不敢迟疑,立马闪身复命。

蔺晨独自站立,忽的一阵闷咳,他抬手捂住胸口,腹中运气缓和疼痛。

“圣子命格奇特,气息强劲,本应能占卜方位,如今却被另一气息遮掩,到底是何人。”

 

 


用户搜索「lofter小秘书」然后私信

①http://huishouyoujian401.lofter.com该用户乱打tag,于多个tag中发布谣言,恶意p图,煽动攻击等内容,严重干扰lof秩序,望予以封禁。

②http://freelylina.lofter.com此号多次发布恶意p图和发表侮辱性言论,请尽快处理。

总有狗子认为我们搞不死它们,呵呵

有种说法叫门当户对
但总有野鸡想入豪门